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全真版
红旗跃过汀江

新西兰作家路易·艾黎曾说过,中国最美丽的两个山城就是湖南的凤凰和福建的长汀。

长汀地处武夷山脉南麓,古称汀州,是闽粤赣边区的千年州府都市,是闽西商业最繁荣的一座古城,穿城而过的汀江是这座古城的母亲河。长汀的美丽,不仅仅是因为枕山临溪、历史悠久。更重要的是,长汀是中国革命的圣地,是红军故乡、红色土地、红旗不倒的地方,中国革命在这里转折,第一所无线电学校在这里创办,新中国邮电部部长在这里成才,红军长征从这里出发……毛泽东曾在这片土地上写下“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的豪迈诗篇。

今天,从这片红色土地上孕育出的红色力量,激励与滋养着长汀通信人,为老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新活力,为老区人民带来畅享信息化的美好生活。

640.webp

8月11日,怀着对这片红色土地的崇敬与向往,人民邮电报社“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重走信息长征路”采访团来到了长汀,追访革命老区的历史风云、追寻红色通信的祖地摇篮、追忆长汀子弟的英雄事迹,在这片红色热土上汲取红色力量、传承红色精神。

红色小上海

在汀州古城的中轴线上,坐落着一个古朴、清雅的庭院式建筑,它是明清时的“汀州试院”,也是福建省苏维埃政府旧址和长汀县博物馆。采访期间,长汀县红色文化专家林文清老师在这里向记者激情地讲述了长汀的红色历史。

1929年春,毛泽东、朱德、陈毅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率领红四军入闽,解放了长汀,这是红四军创建以来解放的最大的城市。之后,毛泽东在辛耕别墅主持召开了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描绘了创建闽西、赣南革命根据地的宏伟蓝图,长汀由此成为中国革命的转折之地。

1932年3月,福建省苏维埃政府又在这里宣告成立。在长汀县博物馆中,还有当年“省苏”下设的土地、劳动、文化、工农检察、粮食、裁判、内务、财政等部的展室。在“文化部”展室中,一张图表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中革军委无线电学校第一期部分学员名单。采访团的一位记者指着第一行的第一个名字激动地说,钟夫翔是咱们原来邮电部的部长。1992年她在担任一版编辑时,曾编发过老部长的讣告。老部长也是通信业“黄埔军校”——北京邮电学院(北京邮电大学前身)的创建者和第一任校长。

除了福建省苏维埃政府,中共福建省委、福建省军区都曾设在长汀。林文清说,这是因为长汀交通便捷、商贸发达。早在南宋时期,任长汀知县的“法医鼻祖”宋慈,便开辟了汀江长途航运,将广东潮州的官盐运到长汀。到了明清时期,汀江更是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数百年的繁荣,不仅让长汀成为中央苏区的中心支撑城市,更让长汀成为新中国社会建设的实践地、经济思想的试验田。在当时,长汀有中央苏区最好的医院、省属和市属苏维埃剧团,以及彭杨军事政治、无线电、医疗看护、乡村师范等学校。毛泽东、刘少奇、陈云关于经济建设的很多理论也是在长汀完成的。长汀成为福建红色区域的首府,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中心,留下了“红色小上海”的美誉。

无线电正规化教学的摇篮

在距离福建省苏维埃政府旧址不到500米的新新巷14号,坐落着一间久经岁月的老祠堂——罗氏宗祠。斑驳的黄泥墙上,挂着一块已经斑驳的木板,上面写着“红军无线电学校旧址”。站在旧址前,我们抑制不住的激动在心中涌动,因为探寻到红色通信的根。

从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研究中央苏区红色历史的红军后人、现任长汀广播电视台台长钟彬彬,将学校成立的始末娓娓道来,向记者展现了那段红色的峥嵘岁月。

1930年9月,彭德怀部队打长沙时,与黄公略部队只隔一条铁路,却不能互相通信,红军感到要适应革命斗争的需要,必须建立无线电通信。为此,毛泽东、朱德多次下令“无线电机不准破坏,必须收集整部机器及无线电机务员、报务员”。

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无线电通信的使用越来越迫切、越来越重要,而红军无线电人才又奇缺。于是,中革军委决定创办红军无线电学校,毛泽东、朱德两人不约而同相中了中央苏区最为繁华的城市长汀。

1931年11月,红军就在长汀开办了无线电训练班,学员有30多人。当月底,中革军委又将训练班升格为无线电学校。学校严格按照军事化管理,将学员编成一个排,学员钟夫翔是当时的排长。在新中国成立后,先后担任过重庆电信学校、南京电信学校(南京邮电大学前身)校长的沈毅力是当时学校的教务主任。

学校成立时,毛泽东、朱德来到学校看望全校师生,并鼓励全体学员刻苦学习,当好红军的“千里眼,顺风耳”,为革命立功。在战火硝烟中,人民军队第一所无线电学校就这样在长汀诞生了,长汀成为我军无线电正规化教育的摇篮和祖地老家。

学校建立之初,没有教材,怎么办?沈毅力曾在回忆文章中写道:“为了保证教学,解决教材问题,我就把通报手续、勤务用语汇集起来,想一部分,写一部分,教一部分,并编写成讲义油印出来,发给学员。”不久,中革军委从宁都起义部队抽调了一批搞无线电工作的同志到学校充实师资力量,经过大家反复修改补充,最终才有了像样的教材。1931年底,时为中央局书记的周恩来来到长汀,亲自为学员讲授如何编制密码一课。

因为无线电通信是当时的最高科技,所以培养无线电通信人才也成为红军的最高机密。中革军委从保密的角度考虑,在1932年2月将学校秘密迁至瑞金的洋溪村。不久,学校更名为红军无线电通信学校。

在采访快结束时,钟彬彬动情地说,历史越久远,越容易被淡忘。希望通过自己的研究还原红色历史,让人们牢记红色历史,借鉴历史智慧。

在采访团行程接近尾声时,我们又得知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龙岩电信有关领导在得知我们寻访到了红军无线电学校旧址的消息后,非常重视,表示将与地方文物局沟通,把旧址纳入文物保护工程中。而林老师也向我们透露,学校的另一校址——水东街屙尿巷黄宅已在修复中。相信这段红色通信历史将成为激励一代又一代通信人为人民美好生活努力奋斗的不竭动力。

红色邮路网

从长汀第一门——济川门桥头向西,有一条悠长的小巷。进了巷子,沿着青砖道走上三五分钟,我们来到了五通大街113号。眼前这座古朴的民居,便是中华苏维埃福建省邮务管理局旧址。

1931年春,为了加强中央苏区与上海中共中央机关的联系,中央交通局开辟了一条从上海途经香港、汕头、大埔、永定、长汀,最后到达瑞金的交通线,这就是被后人所称颂的中央红色交通线,毛泽东曾生动地比喻“交通线就像我们身上的血脉”。在这条“跳动的血脉”上,比较固定的五条线路中,有三条都经过长汀。

1932年3月,中华苏维埃福建省邮务管理局在长汀设立,下设工会、总务、邮务、财务等机构;下辖三个县局五个分局,职工90多人。主要任务是开展邮政业务,开辟红色邮路,确保苏区邮路畅通,使用苏区邮票,沟通苏区信息,为苏区邮政事业的建设和发展做了大量工作。

除了解决苏区信函往来问题之外,邮务管理局也是中央红色交通线上一个重要的秘密中转站。通过邮务这一公开渠道作掩护,进行了大量的秘密活动,包括护送地下工作人员,运送药品、食盐、医疗器械、无线电器材、印刷机等,传递文件、电讯等。

据林老师介绍,红军入闽时,通过在长汀发动群众打土豪,筹集到了5.3万银元。对这些钱的使用,前委决定,拿出三万银元给上海的中共中央,支持革命事业。而这三万银元的巨款就是通过邮局汇往上海的。

1932年2月,长汀开始架设至瑞金、河田的电话干线。3月,线路开通,福建省委、省苏、省保卫局、省军区、长汀县委和县苏等都安装上了电话。为了加快发展,福建省苏维埃政府还坚持每年办一期电话员培训班,学习架线和维修线路技术,培养了大批专业人才。

在那段艰难岁月里,长汀作为红色邮路网的中心,为中国红色革命事业源源不断地输送着给养,书写了红色邮路成就革命事业的壮丽篇章。

红军长征第一村

在埃德加·斯诺的《西行漫记》中,这样描述长征:“从福建的最远的地方开始,一直到遥远的陕西北道路的尽头为止。”这个“最远的地方”就是“红军长征第一村”——长汀县南山镇中复村,万里长征的起点之一。

在这里,我们遇到了这次采访中最让大家感动的人——红色讲解员钟鸣。钟鸣是红军后代,他的亲人里有6位红军烈士。也许是身体里流淌着的红色血脉的召唤,20多年前钟鸣就开始在村里做讲解员,讲述红色历史,弘扬苏区精神、长征精神。

我们抵达中复村时已是下午两点,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间。顶着烈日高温、沿着鹅卵石路,钟鸣饱含深情的讲述,带着我们走进了那段红色历史。

从村口走进去不远,有一座木质廊桥,上面写着“红军桥”。钟鸣说这座桥既是当年区政府干部的公开办公处,也是红军的征兵处。在廊桥右边的展板上印着一封家书,大意是要打仗了,身体有些不舒服,让家里的兄弟寄一些可口的小菜。“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人民邮政依然坚守岗位,开展邮政业务,传输重要物资。

在廊桥左上方的木板上,遗留着红军写的“救国不分男女老幼”的大字标语。钟鸣指着廊柱上刻着的一条线说,这是一把上了刺刀的步枪的高度。闽西儿女跟着红军走,经过红军桥征兵处,只要人比枪高就能当红军。在中复村一带,先后有2000多名子弟加入红军,年纪最小的只有13岁。这2000多人中,到达陕北时只剩10人,最后活着回到村里的仅6人。

拐出主道,我们来到了村里一座古朴的宗祠——观寿公祠,它也是松毛岭保卫战的指挥部所在地。钟鸣指着身后绵延的山岭说,那就是松毛岭。因为群峰绵延、地势险要,1934年秋,在第五次反“围剿”进入最艰难的阶段,松毛岭成为中央苏区东大门的最后屏障。1934年9月下旬,国民党调动多个主力师发动了松毛岭战役。红九军团和红二十四师奉命坚守松毛岭,牵制敌人,保证红军主力进行战略大转移。以寡敌众,激战数天,伤亡惨重。据《长汀县志》记载:此役双方“死亡枕藉,尸遍山野,战事之剧,空前未有”。9月30日,松毛岭上的枪声还没有平息。红九军团奉命转移,从这里迈出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第一步。

离开中复村时,我们恰巧碰到了正在讲解的钟鸣的儿子,被汗水打湿的头发紧贴在额前,汗珠挂在脸颊上。钟鸣说:“儿子是大学生,比我有文化。”这份简单朴实却又沉甸甸的传承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传承红色基因

80多年前,从长汀这片红色土地上走出了很多的红色“听风者”,在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立下无数功勋,也为新中国通信事业的发展奠定了根基。80多年后,在这里成长起来的新时代通信人,不忘初心使命,坚守本职岗位,为老区的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中国电信长汀分公司总经理陈坤告诉记者,为了让老区人民能够畅享信息服务带来的美好生活,长汀电信联合县民政局、长汀县禾康智慧养老服务公司开展“互联网+”居家养老服务活动,已向73个村居社区符合条件的3466位老人免费发放了手机,并向这些老人提供智慧养老服务,给予老人温暖与关爱。通过手机上的SOS按钮和定位功能,已经多次找回走丢的老人。

中国电信宽带的普及和提速,也为农村信息化发展提供了有力的网络基础保障,让互联网的触角伸向了广阔的农村。在我们采访的中复村,曾经的红军街如今已变成淘宝街,中复村的村民们通过电商把当地的农副产品卖得红红火火,电信网络托起了新农村的致富梦。

记者在长汀县南山镇得心果蔬种植专业合作社看到,曾经战火纷飞的红色大地已是硕果累累的绿色田野。200多亩的百香果园里,果实挂满枝头,绿油油的,俨然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合作社的合伙人之一钟炜扬告诉记者,电信公司为他们提供的手机看店(视频监控)服务,不仅可以让他们随时通过手机远程向客户展示百香果园的状况,也方便果园的日常管理,为他们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方便。

今天的长汀,中国电信的服务已延伸到老区的各个领域。在公共安全方面,长汀电信承接了长汀县公共区域WiFi安全审计项目,通过数据资源溯源,为长汀县智慧公共上网提供安全保障。在公共服务方面,长汀电信与长汀电力公司合作推出的NB-IoT远程抄表服务,解决了偏远农村抄表难题。在企业服务方面,长汀电信与得力机械公司合作,利用“电信天翼云+信息化开发团队”的优势打造了“智慧厂区”。

记者手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历史是不断向前的,要达到理想的彼岸,就要沿着我们确定的道路不断前进。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今天,我们这一代人的长征,就是要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71年前,毛主席在西柏坡挥笔写下的“人民邮电”四个大字,既是为筹备创刊中的《人民邮电》报题写了报头,也为我们一代代邮报人赋予了红色基因和初心使命。71年后,正是在初心使命的召唤下,我们来到长汀这片红色土地,重走信息长征路。这不是一个口号,也不是一场走马观花的旅行,而是一次不忘初心、践行使命的精神洗礼。如果不来到这里,谁曾想,红色通信是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诞生的。

今天,当年的硝烟早已散去,但我们要从伟大长征中不断汲取智慧和力量,不断跨越前进道路上新的“娄山关”“腊子口”,不忘初心、砥砺前行,走好自己的长征路。

新闻附件:

专 题
工信部司局长谈2020年工作思路

工业和信息化部各司局长谈2020年工作思路

加快数字化转型 推动高质量发展

聆听专家建议,学习企业成功转型经验

多部门密集部署政策 消费复苏“加速器”启动

瞄准大宗商品消费升级发力

2020开放数据中心峰会

数据中心新基建·星辰大海新征程

制造业:加快数字化智能化转型

数字经济产业化、传统产业数字化、研发创新规模化

10分钟读懂5G

了解当前全球5G研发的总体形势,国内5G的研究进展情况。

版权所有2000- 人民邮电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