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全真版
革命老区的通信情结

河北省平山县全县辖23个乡镇、717个行政村、1399个自然村,总人口46万,总面积2648平方公里,是全国著名革命老区,也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平山县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是华北平原通向山西高原的重要通道,也是太行山和华北大平原的交会处。这里,被誉为“抗日模范县”“支前模范县”;这里,有解放全中国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这里,有世界上最小的司令部;这里,有中国深山区第一个电话村……

追寻历史足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人民邮电报社“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重走信息长征路”主题采访团来到河北省平山县,走进革命老区,找寻那段红色的通信情结。

世界上最小的司令部

平山县西柏坡,这里是解放战争时期的指挥中心,也是“解放全中国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在这个农村指挥所里,信息通信技术如何被运用到战争当中为克敌制胜发挥关键作用呢?在西柏坡纪念馆里,从陈列的一份份电报稿中记者找到了答案。“解放战争时期,电报这种战争中最为普通的通信手段,得到出神入化的运用。”讲解员介绍道,“毛泽东主席在西柏坡生活不到10个月的时间里亲自起草电报408封。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历经四个月零十九天,毛主席起草电报197封,可见电报在当时的确至关重要。”跟随讲解员的脚步,记者来到了纪念馆里著名的“电报墙”。据介绍,电报墙长56米,墙体两面镌刻着37份三大战役期间毛泽东主席充满战略智慧的电报报文。这些电报报文都来源于一个被称为“世界上最小司令部”的地方——中央军委作战室。这个作战室位于西柏坡中共中央旧址大院。

走进作战室,记者看到了三套油漆斑驳的桌椅,据介绍,这三套桌椅当时分别代表三个科:西边是作战科,中间为情报科,东边为战史资料科。而一部电话机,则是当时中共中央与中央机关联系的主要通信工具。“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就在这里,作战室的工作人员繁忙而有序地工作着,他们研究汇集敌我双方的情况,将各地发来的电报汇集整理,用红蓝毛线标出战役进展态势,并及时汇报。”讲解员介绍道,“据不完全统计,中央军委在这里组织指挥了包括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在内的24次重大战役。”西柏坡时期,电报主要由中央机要室处理,当时中央军委三局把从各个战场收到的电报码派人送到中央机要处各译电科。大小战役不断,译电工作紧张而又繁忙,收发的电报多如雪花,译电人员轮流值班,24小时运转。

据记载,1948年秋,中央军委、毛泽东根据全国战局的发展和东北敌军的部署及企图,决定辽沈战役先打锦州。9月,毛泽东通过电报向前线下达了关于辽沈战役的作战方针,他在电报中明示,“置长春沈阳两敌于不顾,并准备在锦州歼灭可能由长、沈援锦之敌”,确立打“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的决心”。锦州作为联结东北和华北的战略要冲、国民党军队退走关内的大门,仅仅用了31个小时就得到了解放,尔后,长春、沈阳也相继被攻克,东北全境回到人民手中,历时52天的辽沈战役画上圆满句号。据统计,辽沈战役期间毛泽东共拟就77封电报,其中指挥锦州之战达50多封。

就在这样一个小平房里,信息通信技术发挥着巨大的作用,成为克敌制胜的关键所在。对此,周恩来曾风趣地说:“我们这个指挥部可能是世界上最小的指挥部,我们在最小的指挥部里指挥了世界上最大的解放战争,一不发人,二不发枪,三不发粮,就是天天往前线发电报。”嘀嘀嗒嗒,嘀嘀嗒嗒,身处作战室,不难想象,在那个年代,作战室内灯火通明,电波从一个个终端不断发送、接收,电话机的声响打破宁静的夜晚。如今,虽然作战室内再没有电波传出,但伫立在苍松翠柏中的这座小平房却依旧向人们诉说着那段血与火交织的历史故事,时刻提醒着我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砥砺前行。

深山区第一个电话村

在战场,信息通信技术沟通了前后方;在山村,信息通信技术则为百姓开启了世界的大门,为山区人民迈出深山、开创新生活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发挥了巨大的作用。1931年,平山县始置电话传达消息;1954年,平山县开始使用磁石人工市话交换机,当时有市话用户51户,杆路长2.5公里,交换机门数为100门;1958年,全县各公社普装电话并开设30门长途交换台;1959年8月,全县各公社安了总机,村村安了电话机。记者采访了两位见证平山县信息通信发展变迁的老人,在他们口中,了解到当时平山县信息建设的一些情况。

付会曾在原下口乡村委会工作,在采访过程中,他拿出一本题为《太行明珠美丽下口是我家》的图集。翻开图集,一幅幅照片映入眼帘,照片虽略微褪色但吸引眼球。旧街老宅封存着历史记忆,山村新貌诉说着变化发展。平山县下口乡下口村是冀晋交界的深山区,也是全国深山区第一个电话村。“当时,我们村在深山当中,获取外界信息的途径少,信息闭塞。”老人回忆道,“第一部电话是在一个老单元楼里安装开通的,后来慢慢地每家每户都开始安上了电话机。有了电话,百姓能接收到来自外界的消息,人们的视野也逐渐开阔起来。”说罢,老人给记者翻看当时电话安装开通后的照片。照片中一位慈祥的老太太正手握电话,面带微笑地聆听着。或许,电话的那一头,远方的亲友正和她诉说着思乡之情;或许,是村委会向她传达着近期村里的活动安排……

刘清怀是原平山县电信局建维主任,1985年从部队转业后一直从事线路有关的工作。“我从部队出来后适逢线路大发展时期,1985年下半年开始,县城里开始使用电缆。而在山区地带,以前通信比较落后,有的村里种植苹果,但苦于与外界的联系没有接通,苹果一直没有销路。1994年后农村里穿线打洞,电缆才慢慢普及开来。从1995年到1996年一年时间里,县城的信息通信、农村电话的发展开始大变样,发展非常快。”谈及村村通建设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时,他说:“遇到最大的困难是大山比较多,很多村子周围都是大山,工程队想要把缆线拉到村里实现村村通电话就必须翻山越岭。”从一个山头到另一个山头,工程队当时就是这样把线缆拉到每个村镇当中,有时需要徒步四五公里才能把线缆架起来。“当时建设过程中都靠人力徒手把物资从一个地方扛到另一个地方,马车、牛车都用不了,没有路。杆与杆之间的距离视实际情况而定,从50米、200米到500米不等。立杆还不是最困难的,两个杆塔之间怎么把电缆挂上才是最困难的。当时,工程队的人坐吊椅从一头‘嗖’的一下滑到另一头,就如同现在的过山车一样。两座山之间落差大,人就坐在一块小木板上,靠一个滑轮带动,从这一头滑到另一头。工程队有人在后方用绳索控制着滑轮滑动的速度,但如果一不小心松了手,滑轮滑动速度变快,坐在吊椅上的人就很容易摔死,非常危险。”刘清怀回忆道。

70年斗转星移,如今的平山县早已换了模样。县城里,从往昔电话机屈指可数,到如今电商林立,移动通信网络深度覆盖,这背后,是一段信息通信发展腾飞的历史。在中国联通希望小学,记者看到现代化、信息化的教室可以让孩子们看到外边精彩的世界。“它的果实埋在地里,不像桃子、石榴、苹果那样,把鲜红嫩绿的果实高高地挂在枝头上,使人一见就生爱慕之心……”孩子们琅琅读书声飘出窗外,回荡在教学楼里。

新闻附件:

专 题
工信部司局长谈2020年工作思路

工业和信息化部各司局长谈2020年工作思路

加快数字化转型 推动高质量发展

聆听专家建议,学习企业成功转型经验

多部门密集部署政策 消费复苏“加速器”启动

瞄准大宗商品消费升级发力

2020开放数据中心峰会

数据中心新基建·星辰大海新征程

制造业:加快数字化智能化转型

数字经济产业化、传统产业数字化、研发创新规模化

10分钟读懂5G

了解当前全球5G研发的总体形势,国内5G的研究进展情况。

版权所有2000- 人民邮电报社